龙亭文化



【千年帝都 · 北宋皇城】以石为胜 尽显皇家气韵

【千年帝都 · 北宋皇城】以石为胜 尽显皇家气韵

北海琼华岛何时建成?园内被称为“艮岳石”的太湖石是否真来自宋代的艮岳园?如今这些问题有了科研实证。11月14日,西苑北海艮岳石岩相析定专家论证会在北京市北海公园举行。会议由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主办,北京市北海公园管理处承办,开封市龙亭公园、苏州市拙政园管理处、苏州市留园管理处、苏州市狮子林管理处、苏州市网师园管理处、苏州市虎丘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处、无锡市锡惠园林文物名胜区管理处等协办。


(11月14日,西苑北海艮岳石岩相析定专家论证会在北海公园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孟兆祯、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等专家参加。)

      北海琼岛的太湖石,常被称为“艮岳石”、“折粮石”,起源很早也流传很广,直接把它们的来由引向比琼岛经营早60年、名声也更大的另一园林杰作,即北宋都城汴京的“艮岳”。但是一直以来,有关艮岳石的来源和年代多来自于历史文献的记载,始终缺少科学的实证结论。不仅如此,北海艮岳石的分布范围、数量和特征以及相关史料文献,都还有待进一步梳理和核实。

(北海公园内的艮岳石)

      北海公园与天津大学组建艮岳石科研团队,通过历史文献梳理,现场调查与取样,科学检测等一系列手段,先后与开封龙亭公园、苏州留园、网师园、拙政园、狮子林、无锡寄畅园等遗存叠石进行对比,为北海艮岳石的来源与特征构建起科学、系统的证据链。

     会上,原故宫博物院院长、故宫博物院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就《文化的力量:“文物保护”走向“文化遗产保护”》做专题发言,强调文化遗产保护的紧迫性。随后,专家们听取、交流并通过了西苑北海艮岳石的岩相分析报告。

(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发表主题演讲)

      宋代时期的园林造景艺术在中国园林发展史上是一座高峰并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而当时的皇家宫廷园林达到了造园的最高意境。宋代的文化也像其宗法及政治制度一样不断自我发展与完善,尤其重视细节。宗教在宋代得到发展,当时的宋徽宗推崇道教,大型宫廷园林的布局与道教的崇拜有着紧密的联系。宋徽宗可谓是宋代帝王中广建宫廷园林的代表,他热爱诗文书画,对山水画的热情及其意境的哲思激发了其造园的兴趣,其中宋徽宗亲自在汴梁(今开封)营建“艮岳园”这一人工宫廷园林,将精选的太湖石运至艮岳。

(宋徽宗)

       艮岳是宋代著名的宫廷园林,其造园意境远高于前代所建园林,有着百余种不同的建筑形式。艮岳园林艺术的精湛主要体现在其山水重叠、建筑及植物等方面。宋代的宫廷园林继承了前代写意山水园林的风格,并超越了对自然直接描摹阶段,注重自然美的提炼,并将其运用到园林之中。皇帝爱石、赏石、集石,促进了宫廷园林景石的造景地位,当时的宫廷园林有着丰富的水体形式,几乎涵盖了自然界所有的山石水体,水体的处理更注重与山石的结合,并出现一些独特的平面设计,建筑布局更加合理。

    艮岳是宋徽宗在位时期用20年时间在国都东京修建的一处胜景。宋徽宗不惜耗尽天下之财富敕建艮岳金灭北宋后艮岳园被毁,随着大宋的湮没,艮岳也一并消失在了历史的铁蹄下。艮岳的宿命与气势恢宏的阿房宫如出一辙,园林内的动物引得人们哄抢争食,而金人又将太湖石运到北京仿艮岳修建的“太宁宫”(即北海公园前身),或是被金人的炮火粉碎,或是散落在天涯,而南方诸多园林中亦有艮岳遗迹,艮岳遗石如星辰遗落南北园林。

(龙亭公园内宋宫遗石)

研究

3D扫描、光谱分析给岩石做“亲子鉴定”

       2019年4月起,北海公园管理处联合天津大学等国内高校与科研机构成立课题组,经历史文献梳理、现场调查取样,对北海公园太湖石的来源、分布以及岩相特性进行科学分析与检测,并前往开封龙亭公园,苏州留园、网师园、拙政园、狮子林,无锡寄畅园等,对国内艮岳石遗存及太湖石进行对比,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论证会上,课题组发布研究报告称,经初步判定,现存北海、大量分布在琼华岛白塔附近的太湖石,就是辇自宋代开封艮岳园的“艮岳石”。

      课题组成员、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建筑历史与理论研究所副所长张凤梧告诉记者,研究过程中团队还利用三维激光扫描、电子显微镜观察、X射线光谱分析等科技手段对岩石进行分析,通过研究以艮岳石代表的南太湖石在外观和岩相上的特征,揭示北海艮岳石的“家谱”。

(龙亭公园内宋宫遗石)

解读

从“掇山叠石”佐证中国南北园林一脉相承

      太湖石遗存是很古老的文物,历史久远,是城市发展史的重要见证。而艮岳石作为中国古典园林掇山叠石造园艺术的共同特质之一,也是中国南北园林相互融合、一脉相承的佐证。南北园林各自因遗石之胜,尽显古典名园之韵。此次活动深入挖掘自身文化资源,并扩大到很多其他古典园林、文化遗产地,使大家对于这些课题能够共同研究形成共同概念,同时也启发我们对园林其他方面的遗产有更多关注。